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月開始,少爺依言教她認字,剛開始她還頗有興致,過沒幾天,她竟然打起瞌睡,畢竟每天上午做的事情很多,中午她又沒有午睡的時間,上這種課無疑是最佳催眠。

「柳媽的頭髮好香...」

迷糊間她好像聽到少爺說了這句,醒來後發現自己睡到口水沾滿袖子,身上蓋了件男子外衫,而少爺正在床上翻著書。

「我睡很久嗎?」

「不久,半個時辰,跟我學認字這麼無趣嗎?」

她揉了揉臉,發現少爺臉上有隱隱笑意,他不常笑,笑起來很好看。

「欸,呃...」

「不想學,老實說便可。」少爺又說。

「我不是不想學啦...啊,也不是很想學...不對...其實我只是想來陪你多聊聊天,不然每天窩在房裡很無聊吧。」

又沒有電視可以看,也不能上網打game,這個年紀的孩子多愛玩啊,她也是過來人,以前二十多歲的時候不是跑去夜店就是KTV,哪有好玩的往哪去。

「那以後下午妳便推我出去走走罷。」

「怎麼推?」

又沒有輪椅。

「你去院子看。」

一看,張老爹竟然在鋸木頭,做了一張木輪椅。

「怎麼會有那個?」

她吃驚地跑回房間問少爺。

「我設計的,構思很久了,想著如何能最簡便的完成,又如何能方便操作,直到這月才定案。」

「哇,你天才耶。」

她又伸手亂摸他頭,但也又被他抓住手腕。

「別這樣,我不是孩子了。」

少爺沒有生氣,但目光深邃地盯著她。

「噢。」

那種心臟突突跳的感覺又來了,她沒有避開目光,但少爺卻轉開頭。

木輪椅設計得極好,張老爹只要把少爺抱到椅上,她就能毫不費力地推著他出門。

「啊,那是青樓嗎?」

在她印象裡,什麼怡紅院呀麗春院的,就是古代妓院。

「柳媽別這樣指指點點的。」

少爺拍開了她在他臉龐亂揮亂指的手。

「少爺想不想去開開葷?」

她在他耳邊悄悄說。

在這時代二十二歲有的都兒女滿堂了,而且他看起來,嗯,有滿腔的精力。

「我要回家了,推我回去。」少爺突然說。

「你生氣了嗎?」她邊推邊問。

「我沒生氣。」

「沒生氣你咬什麼嘴唇。」

她老早發現他一氣就有咬嘴唇的習慣。

「我就愛咬。」

「別咬了。」

不知道為什麼看他把薄唇咬得艷紅如血,她便有點心疼,於是伸出食指想拉出他下唇,不料卻被他用牙齒咬住不放,指尖微微地痛。

「幹嘛啦...」

「不讓我咬自己,就咬妳。」

她覺得這簡直是在調情,有點心旌動搖。

「柳媽不是要教我鍛鍊嗎?」過幾天少爺問。

「你上次又沒回答想不想學。」

「現在想了。」

她想了想,決定讓少爺先練臂肌,雙手有力,可以撐起自己的話,他就不必靠張老爹搬來抱去,人也會比較有自信。

「一手一個,慢慢來。」

沒有啞鈴,她去找了兩個小陶甕裝滿水,讓少爺上舉。

「這挺輕。」

「等你舉個五十回再說。背打直,不要駝,上舉五十下之後,前推五十下,保持呼吸,吸,吐,吸,吐,很好。」

胸肌也要鍛鍊。

「柳媽,我出汗了。」

結束訓練後少爺說。

「我去叫張老爹來。」

「我差他出去買木料了,妳...妳幫我擦澡。」

她沒有錯過少爺紅透的耳根。

讓人意外的是,這次連衣服都沒脫,背也還沒擦到,少爺的褲裡就硬鼓鼓的腫起一包。

啊啊,這傢伙真敏感,肯定亂想什麼了。

粉嫩肉棒照舊泌出了晶瑩的潤液,她突然手癢,在清潔時用大拇指有意無意地滑過那圓頭。

「嗯!」

少爺發出大大的嗯聲,她覺得很可愛,但自己這樣算性騷擾吧?真是不可取,可是少爺也沒責備她。

男生有先天的優勢,只要正確訓練,飲食得當,練出肌肉並不難。

「再幫我添一碗飯。」

少爺遞了碗來。

「你食量變大了耶。」

她挺開心的,小時候照顧過生病的小狗狗,牠願意吃東西時她也超開心的。

「柳媽每天嚴格訓練,食量不大應付不過來。」

「你要多吃肉和蛋才會長肌肉,啊,還有奶,哪裡買得到牛奶或羊奶?」

「我叫張老爹去辦,他會有法子的。」

「嗯,我這塊燒雞給你吃,啊~」

哄他吃藥哄習慣了,筷子一夾去就是要他張嘴接。

少爺沒說「我不是小孩了」,卻把肉給吃下去。

「那柳媽要吃我這塊炒菇。」

他也用筷子餵到她嘴邊,她遲疑了半秒,便咬過吃下。

這....明明就是情侶的互動啊。

夏天到了,她做事情滿身大汗,進進出出走來走去,便把袖子撩到膀上。

「女子怎可如此暴露。」

少爺看著她搖了搖頭。

「很熱呀。」沒電扇又沒冷氣。

「在家就罷了,外出千萬不可如此。張老爹為我買來冰鎮酸梅湯,妳也來喝一口消消暑。」

冰鎮酸梅湯!這時代有冰品可是很難得,她也不客氣,就著少爺的手大大喝了一口。

「好好喝喔。」

「妳都喝了吧。」

少爺臉上又是那種隱隱的笑,不過最近常在院子鍛鍊,曬黑了點,笑容變得有男人味了。

因為食量變大,體重增加,張老爹已經快抱不動少爺了。

「把木輪椅推到浴桶邊,我自己試試。」

少爺對張老爹說。

「好啊!少爺幹得好!」

她在外間聽到張老爹高興的叫聲,便也跟著笑了,看來重訓有成,她有種為人母般的喜悅。

「我可以自己進浴桶了。」

少爺用平靜的語氣對她說,但她聽得出來裡面的激動。

「嗯,太好了,你真的很棒。」

「...柳媽是否該獎勵我一下?」

「好,你要什麼獎勵?」她很乾脆。

「我...算了。」

「想要什麼就說啊,柳媽做得到都會盡力。」

少爺沉吟許久,她耐心地等著。

「我想要...柳媽抱我一會兒。」

他深吸一口氣說。

「這...」

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不是不行,但如果被張老爹看到可能會很尷尬。

「晚飯後,張老爹酒醉回房,總是睡得不醒人事。」

少爺像是知道她的心思。

晚上她等張老爹睡了後,就來到少爺房裡,總覺得好像在偷情似的。

「你,咳咳,想要我怎麼抱?」

平常少爺多少有點距離感,她還真不知道如何開始。

「柳媽坐來我床邊便可。」少爺冷靜的說。

她乖乖依言坐下,馬上被他抱住了,鍛練過的男人手臂已經逐漸壯得能感受得到肌肉線條。

「你變壯了。」

「嗯,柳媽的頭髮真香。」他在她耳邊喃喃地說

她想起那次午睡間半夢半醒聽到這句,難到他那次也這麼靠近地聞?

「我自己做了皂子,你要喜愛這味道我也拿一塊給你。」

她本來就會做手工皂,在皂裡添了梔子花。

「不,我...只喜歡這味道在妳頭髮上。」

兩人之間的胸口同時劇跳,她不知道那心跳是他的,還是她的。

「少爺,你...」

她拉開一點距離看他。

「別說話。」

他又把她拉回懷裡。

她沒有回抱他,但卻把頭靠在了他耳邊,聞著他身上沐浴後清爽的氣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