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少爺進步很快,不僅能自己進入浴桶,也會用雙臂推著輪椅四處移動,有時還幫著張老爹一同作工,她覺得莫名欣慰。

「今晚也來我房裡好嗎?」

午餐時少爺問。

她想了想,點點頭。

晚上她摸進少爺房裡,就著燭光坐在床上,一樣是被抱住,只不過上次是面對面,這次是背對他。

「柳柳,妳好香。」

被少爺這樣摟著一喊,她竟像個沒經驗的少女,身子半軟了去。

「怎麼這樣叫...」

「我一直想這麼叫,柳柳,以後晚上都讓我這麼叫妳好嗎?」

她半靠在他變得厚實的懷抱中,抓著僅存的理智。

「我年紀比你大很多...」

「嗯,我年紀比你小很多。」

「但...」

「若妳不介意,那我也不介意。」他學她口吻。

她...如果少爺是個健康的普通男孩,她或許會介意,如果是在肉搜發達的現代,她也會介意。

但他們所在之處,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城鎮,沒有網路,沒有什麼相識的熟人,更沒有無聊的八卦媒體,幾乎沒有任何需要顧忌的。

而這男孩終生殘廢....她不能否認自己的確有一丁點的憐憫,可也有更多的,難以言喻的情愫。

「嗯。」

行為勝過言語,她微微側頭,尋到少爺的唇,輕輕碰觸,他全身震了一下,立即回吻。

生疏的吻只落在她嘴皮上,她為這純情微微一笑,沒有更進一步。

「柳柳...我...能碰碰妳那兒嗎?」

「哪兒?」

倚在自己有好感的男人懷中,她感覺有點燥熱。

「妳的...妳的胸脯。」

她引導著少爺的手放入衣襟。

「妳沒穿肚兜?」

少爺驚愕的問。

「我從不穿肚兜,穿不慣。」

「莫怪妳總穿深色衣物,莫怪那次妳碰了我的耳朵,感覺那麼....」

她拍拍少爺的手,提醒他原來的目的,他聰明地心領神會,開始探索。

「這兒...好軟,女子都像妳這般嗎?」

少爺很小心的捏了捏她的乳房。

「應該是吧。」

「嗯...前端為何會突起?」

男人注意到了她的乳頭。

「因為舒服了...被刺激了,就會這樣。」

「我瞧過春宮圖,上面的男子便是個個把雙手放在女子胸乳上抓捏,但妳這麼軟...我怕捏痛了妳。」

少爺邊說邊輕輕撫著乳肉,不小心撫過乳頭,她敏感地哼了哼。

「這樣舒服是嗎?那這樣呢?」

他改為捏住蓓蕾。

「舒服...要揉一揉...」

她順著身體的感覺誠實地回答。

「好,幫柳柳揉一揉。」

少爺說著就兩指搓起她的乳尖,許久沒被男人疼愛,她馬上呼吸急促,全身酥麻。

「另一邊,也要....」

在床上她總是不會掩飾自己的感覺,有爽就有爽,沒爽就沒爽。

「那我解開妳衣物好嗎?」

「嗯。」

少爺從兩側拉開她的單衣,兩手很周到細緻地照顧起她的大饅頭和小櫻果,他沒做過什麼事情的手掌比一般男人滑軟,她忍不住發出呻吟。

「柳柳這聲音真好聽...讓人骨頭都酥了。」

他不住地把玩撫弄那兩團從未接觸過的神奇事物。

她讓他玩了很久,久到有點想瞌睡。

「我...還能往下嗎?」

少爺小心翼翼地問。她點了點頭。

男孩的手一路往下,鑽入她的褻褲裡,只敢以手指淺淺碰觸。

「好濕!這...這便是女子的...女子的....」

少爺說著便沒說下去。

她知道他很細心小意,便不去管他,任他好奇嚐試。

他把指頭輕輕插入貝肉中一點點,尋到最敏感的小核,用指腹在上面緩緩滑動,那刺激對空窗許久的她來說簡直太過強烈,她用大腿夾住了她的手掌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太刺激了,一下受不住。」

她又鬆開大腿,不過少爺並沒動作。

「我...我看春宮圖,有男子為女子舔...舔陰,圖有附註,解釋說女子皆十分樂意被如此...如此憐愛。」

這傢伙很拐彎抹角的試探。

「嗯。」

她沒說好也沒說不好,想看看他會怎麼接招。

「我...我想疼疼柳柳,妳背靠床頭好嗎?」

少爺扶著她,讓她離開他的溫暖懷抱,她覺得有點不甘願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