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※內含獸交內容,不喜勿入。

※提醒!本書全為幻想,切勿當真。

※騷擾、虐待或傷害動物違反《動物保護法》,請勿以身試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來點果菜汁?」愛麗絲問。

 

「好的,女士,謝謝。」衛斯里說。

 

愛麗絲用自己栽種的芹菜、胡蘿蔔、薄荷和蘋果打了一大杯蔬果汁,還在裡面加了一點點班栗,那可以讓兔子放鬆。

 

「請用。」

 

愛麗絲把果汁遞給衛斯里,同時又開始輕輕搔著兔子的耳背和後頸。

 

「噢...女士...」衛斯里一邊啜飲果菜汁,一邊發出舒適的嘆息。

 

「果汁好喝嗎?」愛麗絲問。

 

「是我喝過最美味的果汁。」衛斯里回答。

 

「那麼也讓我嚐嚐。」

 

愛麗絲伸出舌頭舔了舔衛斯里的兔唇,然後把舌尖探入衛斯里的口腔裡,輕輕地攪動,那裡面充滿清爽的青草氣息,她勾動著牠的兔舌,濕黏地糾纏了會兒。

 

「人...人類喝果汁的方式真特別。」衛斯理愣愣地說。

 

「不,我們也是這樣喝的。」愛麗絲不禁又笑了,然後拿起衛斯里剩下不多的果汁一飲而盡。

 

「你也想嚐嚐果汁在我嘴裡的味道嗎?」愛麗絲的呼吸開始不穩,挑逗年輕的公兔讓她感覺亢奮。

 

「好的,女士。」衛斯理學著她剛剛的動作,用兔舌探索著愛麗絲的小嘴。

 

愛麗絲大膽地吸吮著兔舌,發出嘖嘖嘖的聲響。

 

「味道如何?」她問。

 

「嗯...我不知道怎麼形容,果菜汁變得不像果菜汁了。」衛斯里誠實地說。

 

兔子的味蕾比人類還多,味覺很敏感,也有很鮮明的好惡。

 

「那你喜歡嗎?」愛麗絲又搔抓著兔子的下巴問。

 

「還...還不錯。」衛斯里的紅眼馬上像起霧似的朦朧,看起來是很喜歡被撫摸。

 

「你交配過嗎?衛斯里。」

 

「不,我從未交配過,女士。」衛斯里坦率地說。

 

啊,是隻可以調教的處男兔。這認知讓愛麗絲又更興奮了點。

 

「衛斯里,我要你舔我。」愛麗絲隔著絲袍輕撫過自己的身軀,起了一陣雞皮疙瘩。

 

絲袍是由住在東邊巷口的大蜘蛛吐的絲製成,既保暖又柔軟。

 

大蜘蛛喜歡鮮雞和牛排口味的磨菇,愛麗絲拿了三公斤磨菇跟蜘蛛換來足夠製成絲袍的織料,絲袍半透明而若隱若現,她豐滿肉感的軀體把絲袍撐出凹凸有致的形狀。

 

「沒問題,女士。」舔自己的身體是兔子每天都要做的事,這對衛斯理來說輕而易舉。

 

愛麗絲沒有發號施令,只是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,她想知道兔子會如何進行。

 

衛斯理吐出自己柔軟濕熱又有力的長舌,隔著絲袍舔舐愛麗絲的上半身,舔啊舔的,不經意掃過愛麗絲柔軟碩大的乳房。

 

「啊...好舒服,這邊要多一點。」愛麗絲捏住自己挺立的乳頭。

 

衛斯里聽話地在淺棕色的乳頭上來回掃動,兔子的唾液把絲袍浸濕了,愛麗絲想要更多的快感,於是把絲袍卸下,露出已經開始變熱的成熟身體。

 

「人類、也像兔子一樣、喜歡舔自己的身體嗎?」衛斯里邊舔著邊斷斷續續地問。

 

「唔唔...啊...我們...不舔自己的身體,但是喜歡被舔,被舔就會舒服。」愛麗絲邊呻吟邊答,發熱讓她流了一點汗。

 

「女士的、身體上、有點鹹鹹的。」衛斯里說。

 

「啊,那要我去沖個澡嗎?」愛麗絲問。

 

「不,我喜歡鹹鹹的東西。」衛斯里舔得更勤了。

 

愛麗絲能感覺得出來那靈巧的舌頭變得歡悅,在她上半身各處襲捲,不只是乳頭,肩膀、胳肢窩和下顎都沾上兔子亮晶晶的口水。

 

衛斯里在肚臍和腰窩上舔弄著,讓愛麗絲一陣麻癢,那麻癢讓全身的熱流更洶湧了,熱度漸漸集中到兩腿之間。

 

「您的、這裡、有水流出來了。」

 

衛斯里把長長的兔舌探到愛麗絲的貝肉間,開始舔舐,愛麗絲禁不住那銷魂的感覺,唉唉地嚷了起來。

 

「好...好舒服...衛斯里舔得真棒...」她情不自禁地抓住牠的兔耳,想要更多。

 

秘肉間的漿液帶了一點鹹味,衛斯理很愉快地舔著,兔舌不停上下搔刮肉縫,還時不時滴溜溜地滑過圓潤的花蕊,讓愛麗絲顫了又顫,噴出更多汁液。

 

衛斯里好奇地把長舌深入肉洞,刮捲裡面的蜜汁,愛麗絲一邊愛撫著兔子的耳背,一邊享受那異物在體內的探索,她感覺自己的肉壁因為久違的外來物而高興地緊縮,不停地收張著。

 

「舔著您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我這裡變大了。」衛斯里用無辜的表情說。

 

愛麗絲探頭一看,發現衛斯里的外生殖器從絨毛間勃張而出,雖然不是很粗,但卻是又長又硬的粉紅色肉棒,尖端可愛地往上翹著,微微地抖動。

 

傻孩子,那就是想要交配呀。愛麗絲沒有說出口,只是微笑著翻過身。

 

「衛斯理可以再舔舔我嗎?」她問。

 

兔子乖巧地點了點頭,又將愛麗絲的後背舔得濕黏,然後服侍著她的兩瓣肥嫩臀肉,還將兔舌鑽入臀縫,這刺激讓她的肉穴又泌出豐沛的稠汁,沾濕了床單和她的恥毛。

 

當衛斯理用靈活的兔舌在愛麗絲的腳趾縫中穿梭時,她有點發抖地制止了牠。

 

「您不喜歡被舔腳嗎?」衛斯理問。

 

「不,我也想讓你舒服。」

 

愛麗絲換了個方向,把頭伏到衛斯里的後腿中間,含住牠的兔肉棒,那裡有兔子特殊的體味,讓愛麗絲一陣暈眩,下腹發脹。

 

「啊!」從來沒被自己以外的人碰觸過,衛斯里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 

閉上眼睛的愛麗絲,用口腔感受著柔嫩的處男兔肉棒,肉棒的頂端分泌出一些濕滑水分,跟她的口水交溶在一起,她像吸著冰棒般的吸吮著衛斯里,發出啾啾啾的水聲。

 

「女、女士,有一種奇怪的感覺...啊啊!」衛斯里發出兔子的呻吟聲,很快地洩在愛麗絲嘴裡。

 

精液只有淡淡的鹹味,所以愛麗絲毫不排斥地吞了下去。

 

「你累了嗎?」愛麗絲忍著腫脹難耐的花核抬頭問。

 

她還沒得到滿足呢,濕穴裡像有把火在燒,急需得到安撫。

 

「不,女士,我覺得精神相當好。」衛斯里原先半垂的耳朵豎直了起來,內側變得通紅。

 

愛麗絲低頭一看,發現兔肉棒還生氣勃勃地挺立著。

 

「那麼,跟我交配吧。」愛麗絲溫柔地說。

 

「我該怎麼做呢?」衛斯里才剛高潮完,看起來有點傻呼呼的。

 

愛麗絲引導著衛斯里趴伏在她柔軟的女體上,張開雙腿,讓硬梆梆的兔肉棒一桿進洞。

 

「噢!」「唔!」一人一兔同時舒服地嘆息。

 

衛斯里順著本能反應開始抽動圓圓的兔子屁股,愛麗絲摟抱著牠,雙手在那毛絨絨的背脊上亂摸。

 

「哦!衛斯里,你真厲害,用力點,儘量幹我吧!」

 

兔肉棒竄進嫩穴裡,又勾動更多淫汁溢出,不斷發出各種潮響。

 

「女、女士,這就是交、交配嗎?真舒服啊!」

 

衛斯里的眼睛已經從鮮紅變成暗紅,圓屁股不停地往愛麗絲的肉口內用力搗著,兩隻前掌也不斷按壓著愛麗絲的豐碩乳肉。

 

那尖翹的兔肉棒前端,不停頂到愛麗絲體內的敏感點,引來她一陣陣地痙攣,她把手指放到自己像果凍一樣鮮嫩的陰蒂上揉弄著,讓快感更加強烈。

 

「嗯嗯...唔唔唔...」

 

內外夾擊的高潮同時來臨,愛麗絲感覺自己無法自主地絞緊了衛斯里的兔肉棒,但衛斯里仍然毫不留情地衝刺,噗噗啪啪地幹著她充血的濕潤肉穴。

 

「不要了啊...受不了了...」她發出成熟女人嫵媚的嬌吟。

 

衛斯里就像所有初嚐禁果的少男,不知饜足地死命往裡肏,鼻翼一張一闔地看起來像隻發情的兔子,唔,雖然牠正是隻在拼命發情的兔子。

 

愛麗絲放鬆身體,軟綿地承接了衛斯里熱情地撞擊,而身體不復原先焦渴,她知道自己被滿足了。

 

「女、女士,唔唔!」衛斯里夾緊了兔屁股,把滾熱黏稠的精液全射進愛麗絲的子宮深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※下篇為收費章回,約四千多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