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破廟烏漆抹黑,書生朝蠟燭又吹了口氣,馬上燃起燭火。

「你真是多才多藝。」路曦笑道。

「也不知為何,在樹林裡久了,便有御風的能力。」書生謙虛地回答。

路曦找到了包袱,照書生的指示,穿上好幾層男裝,可是穿得有些邋遢。

「這帶子要這樣綁,領口沒翻好......」

書生繞著路曦走一圈,細心告知穿法,走到路曦面前時,路曦正好穿完,抬頭與書生四目交望,晦暗燭光下,他朦朧的眉眼極美。

路曦踮腳,輕輕往書生的唇吻了一下,不過只吻到空氣。

書生愣住了。

然後咻得飄出破廟,不見鬼影。

路曦也不知自己怎麼回事,可能覺得在夢裡無所謂吧,所以感覺來了,就親上去。

書生很快又回來了。

「小生,小生......」書生支支吾吾。

「還說要以身相許呢,被我親個嘴,就嚇得跑走了。」路曦嘟嘴,故作生氣地說。

「不是的,小生,未曾有過肌膚之親,啊,羞死人了。」

書生說著,又用手捂著臉,一個勁地害臊。

路曦又暗自好笑,邊觀察周圍,破廟陰森森的,頗有些嚇人。

「這裡感覺蠻可怕的,你竟然能住下來。」她說。

「君子端方,心中自有浩然正氣,無啥可怕。」書生挺了挺胸說。

「我覺得挺恐怖的,會不會有鬼啊?」

路曦脫口問完,才發現語病,書生不就是鬼嗎?

「小姐別怕,這附近沒有香火供奉,只有小生一隻鬼,再說,有什麼惡鬼的話,小生,小生也會保護妳。」書生很大聲地說,不知在給誰壯膽。

「你離我那麼遠,要怎麼保護?」路曦問。

書生自從回來破廟後,就一直站在廟口,大概離路曦有三個書生躺下後的距離。

「是,是小生的不對,這,這就過來小姐身邊。」

路曦覺得涼涼的,轉眼書生便飄來她身旁,可目不斜視,不敢再看向她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啊?」路曦問書生。

「小生姓方,單名鈺,小姐貴姓?」書生也不看她,望著廟口回答。

「我姓路,也是單名一個字。」

「什,什麼字呢?」方鈺問。

「不告訴你。」

「為,為何不告訴小生?」方鈺終於很疑惑的轉頭看她。

「看著我,我就告訴你啦。」路曦又笑。

方鈺於是盯著她看,但沒三秒就又羞得撇過頭。

「你幹嘛啊?」路曦覺得胃有點抽,實在憋笑憋得太難過了。

「小生,小生一看小姐,就,就想到方才.......」

「我親你?」路曦接下去。

方鈺點頭。

「你不喜歡?」

從路曦的角度,是看到方鈺的腦殼,也能看到那紅透的耳根。

「自然.....是,是喜歡的。」方鈺很小聲地回答。

「你有感覺嗎?我覺得我什麼也沒親到。」路曦又說。

「啊,感,感覺?」方鈺把頭埋進膝蓋裡。

「算了,當我沒問。」

路曦對於害羞的書生沒轍,就閉目養神,沒多久又感到身邊涼涼的,睜眼一看,是方鈺在她周圍飄來飄去。

「你又怎麼了?」路曦問。

方鈺抖了一大下,顯然是被路曦嚇到。

「小生有一事,想求小姐代勞。」方鈺有些遲疑地說。

「你說說。」

路曦很大方,反正在夢裡,幫一隻鬼有何不可。

「五年前,小生趕路時,曾在鎮上遇到一道士,他說小生不可走這條路,否則必死無疑,當時,小生以為那道士想斂財,罵了兩句便離去。」方鈺說。

「你想去找那道士?」

「嗯,那道士鐵口直斷,定有方法助我轉世投胎,但白日小生不能暴露於陽光之下,想請小姐相助。」方鈺又說。

「好啊,聽起來不難,我要怎麼帶你去?」

「這.....請小姐,讓小生,躲在衣袖裡便可。」方鈺一說完,又羞得轉過身去。

路曦玩心大發,站起來悄悄走到方鈺身後,突然說話。

「你是不是在想什麼不該想的啊?」

「嚇!」方鈺被路曦嚇得大叫,飄開三尺遠。

從來只有鬼嚇人,沒聽說人嚇鬼的,如此荒謬,果然是夢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