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人家說平生不做虧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門,你這隻鬼大概被主人吼一聲,連門都不敢敲了吧?」路曦打趣。

「小,小生才沒那麼膽小!」

方鈺竟然羞惱得跺腳,不過還是沒靠過來。

「那剛怎麼嚇成那樣?」

「還不是小姐,突然,過來小生背後,是人都會被嚇到的。」

方鈺幽怨地瞟了路曦一眼,這樣嫵媚的動作,出現在男鬼身上,竟然毫不違和。

路曦也不去點破他是鬼不是人,乾脆支著下巴微笑,欣賞他變臉的功夫。

「小姐,這,這是在看什麼?」

方鈺注意到路曦赤裸裸的視線,臉又逐漸燒紅起來。

「看你。」路曦答。

如果不是因為做夢,無論是鬼是人,她都不可能這樣大喇喇地直視一個男性。

「小,小生哪有什麼好看的.......」方鈺果然馬上羞得低下了頭。

「你有扇子嗎?」路曦問。

「有是有,就在包袱最下頭,要翻一翻,小生住入破廟時,已是寒冬,許久沒用到那扇了......可小姐要扇子何用?」方鈺問道。

路曦也不理他,逕自去包袱裡把扇子給翻出來,然後走過去方鈺身邊,用扇子作勢抬起他下巴,依舊是只碰到空氣。

「兀那俊小生,且從了本小姐吧。」路曦正經八百地說。

方鈺一愣。

這一愣,竟將下巴也給掉下幾吋,還穿過了扇子。

「快把你的下巴弄回去。」

路曦十分鎮定,看過這鬼整顆頭轉三百六十度,掉個下巴實在不算啥。

「哦,哦。」方鈺傻呼呼地闔上嘴。

真是個傻鬼。

「睡吧,明早還要趕路對吧?」路曦問。

「是,是。」方鈺還在發呆。

「快過來。」

路曦把毛毯鋪在地上,拍拍毯子示意。

「過去,過去做什麼?」方鈺問。

「睡覺啊。」

「睡,睡覺!」方鈺瞪大眼。

在夢裡,依舊感覺到睡意,路曦打了個呵欠。

「嗯,你沒看到我把毯子橫舖嗎?一半要留給你。」

雖然方鈺是鬼,不必睡覺,但她才不要自己一個人躺在陰森森的破廟裡,離方鈺近一點,比較安心。

「留,留給我......」

「別鸚鵡學舌了。」

路曦自顧自躺了下來,方鈺眼珠子亂跑了幾圈,才慢慢地飄過來。

「小生,小生失禮了。」

方鈺僵硬地躺在路曦身畔。

「欸。」

路曦側過身來,對著方鈺,方鈺不敢動,直挺挺地望著上方,像個殭屍。

「你怎麼,就這麼容易臉紅啊,還真可愛。」

路曦往方鈺臉上戳一戳,雖然手指越過了臉頰,什麼也沒摸到,但她心情十分愉快,從來沒做過這麼好玩的夢。

方鈺依舊不動,但胸膛起伏,好像真的會呼吸似的。

路曦把手放在方鈺的胸口位置。

那起伏更大了。

「要是你是人的話,現在這邊一定很熱哦。」路曦悠哉地說。

突然間起伏沒了。

方鈺的臉慢慢退去紅色,變得蒼白,然後青紫。

路曦趕緊把手縮回來。

「呼,呼,小生,小生的心跳差點停了!」方鈺大口喘氣。

路曦傻眼。

「你哪來的心啊?」她哭笑不得。

方鈺側過身,背對她。

「小,小姐方才那般......真是太大膽了,雖說小生要以身相許,可一個姑娘家,怎能把手給放到男子胸膛上?還,還........」

方鈺還了半天,發現路曦都沒反應,又等了一會兒,聽到身後傳來綿長的鼻息,卻是路曦睡著了。

這下,他才敢轉過身。

路曦的睡容,看起來十分無害。

方鈺抬起食指,小心翼翼地,輕觸了路曦的臉頰一下,很快又縮回來。

他握住自己的食指,彷彿被燙到似的。

明明摸不到任何東西。

方鈺試著往路曦的頭髮吹氣,髮絲輕飄飄地飛起來,落在她臉上,路曦撓了撓臉,他忍不住笑了。

「小姐......才,才可愛呢。」方鈺很小聲很小聲地說。

他是鬼,不會想睡,就這麼看著路曦,偶爾用指尖點點她的額頭或臉頰,彷彿整晚都看不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