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天半沒洗澡,路曦渾身發癢。

這到底是哪門子的夢,會想吃飯,會流汗,還會拉屎,每樣生理感覺都跟現實生活中完全相同。

她決定實際一點,先滿足需求再說。

「方鈺,我要洗澡。」

「洗,洗澡?」

方鈺聞言,羞紅了臉,隨即痛打自己的頭一下。

「你幹嘛打自己?」路曦不解。

「都是小生馬虎了,竟忘了,小姐是人,需要沐浴.....」

「這附近有地方可以洗澡嗎?」她問。

「有是有,可,可那是一處天然溫泉,毫無遮蔽。」

「不管那麼多了,再不洗,我身上都能種菜了。」

路曦隨手一摳,就摳出滿指甲的塵垢。

「但,但,但.......」方鈺張口結舌。

「快帶我去,你幫我望風,現在都傍晚了,不會有人的。」

百般催促後,方鈺只好勉為其難地帶著路曦去,那是一處與溪流交會的露天溫泉,因為地勢特殊,冷熱水混合成溫度宜人的暖水。

「噢,感謝老天。」

路曦歡呼一聲,馬上動手解開衣服,方鈺嚇得閉眼。

「小,小姐難道,難道不怕小生窺看嗎?」他忍不住問。

「如果你也會流汗黏灰塵,還在大太陽底下走了三四天,臭到自己受不了,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。」

路曦跳進溫泉裡,舒適地嘆了聲,往身上潑起水來。

「可,小生好歹,也,也是個男子。」

方鈺咬著下唇,聽著背後那撩人的水聲。

「我相信你。」路曦毫不考慮地答。

相信.....嗎?

方鈺心底悄悄生出歡喜。

「而且你那麼膽小,也不敢對我怎麼樣。」路曦又補充。

方鈺垮下肩。

「就算要對我怎麼樣,你也辦不到。」路曦自在地清洗身上的汙垢。

方鈺挺不住背脊,索性蹲了下去。

路曦靠過來岸邊,用手指戳戳方鈺的背脊,見他沒有反應,就在他背上畫來畫去。

「我在吃你豆腐,你都沒感覺哦?」

方鈺陡然一驚,把整顆頭顱向後轉,看到路曦的手指陷進了他的背裡。

可讓他更無所適從的,是路曦在泉水裡若隱若現的嬌軀。

昏暗的光線下,她一頭濕髮,神情調皮,說不出的,說不出的..............

「要下來跟我一起泡嗎?」

路曦對他眨眨眼。

方鈺一羞,又將頭轉回去。

「你的頭轉來轉去,我還真是看不習慣,不過現在竟然不會嚇到了。」

「小生,不是故意的。」他垂著頭道。

「啊,真舒服,泡得都快睡著了。」

路曦懶洋洋地倚著,享受泉水的愛撫。

方鈺一邊注意周圍的風吹草動,一邊按捺自己跳個不停的心。

她又調戲他了,這次還邀他共浴。

可她又說他不敢對她怎麼樣。

他才,才不是不敢........

他確實不敢。

「小生,現在不敢,不代表,不代表日後也不敢。」方鈺賭氣似地說。

周圍一片安靜。

路曦真的歪著頭睡著了。

連日的疲勞,讓她這個現代人不堪負荷。

方鈺忍著羞,轉過身,輕輕地喚醒她。

這晚住的,竟然不是破廟,而是幢被遺棄的小茅屋,方鈺當初為了省錢,可真是雷達全開,所有免錢的住宿點都逃不過他的法眼。

屋裡還有張床。

「終於有床睡啦。」

路曦為自己小小的欣喜感到好笑,原來人什麼都沒有時,會為了一點點物質上的享受就高興,還真是卑微。

「這些日子,委屈小姐了。」方鈺依然萬分愧疚。

「我天天調戲你,也不算虧本。」

路曦笑著上了床,往裡面躺,把外側的位置留給方鈺,方鈺卻不動。

在廟裡,同睡是克難,現在有了床,於情於禮,他都該睡地上。

「又在想什麼?快來以身相許。」路曦催促。

方鈺踟躕著。

「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?還是不喜歡我這樣強人所難?直說無妨。」路曦想了想說。

方鈺搖頭,他不知該怎麼說。

「那就上來啊,快點,我想睡了。」

他上了床,第一次,側躺著,與路曦面對面。

「今天不鬧你了,泡完溫泉最棒的就是好好睡一覺,晚安。」

路曦滿臉倦色的睡去。

方鈺難得沒有害臊,而是嚴肅地整理著混亂的心情。

明明共睡了幾晚,卻要用禮法告訴自己,不該跟路曦同床,無非是因為,他怕會習慣。

習慣她的調戲,習慣每個夜晚有人這樣陪伴。

他並不覺得獨自躺在樹林的那五年是孤獨的,但他卻害怕習慣路曦的陪伴。

可是早晚都要投胎的。

所以習慣又如何,反正也不會有太多時間能讓他擁有這個習慣。

方鈺像下了什麼決心似地,學著路曦,在她額頭上,印下一吻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