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「明日便可進鎮了。」

方鈺想起日前偷吻路曦的唇,雖然心底害羞,但總算恢復了原先大小。

「那如果找到道士後,你能順利投胎的話,今晚是我們相處的最後一個晚上嗎?」路曦問。

「嗯......小生想帶小姐,去看看夜晚的市集。」

包袱裡有剩最後一點點碎銀,方鈺想著,如果路曦有什麼喜歡的,就讓她買。

「好啊,古代的夜市應該很有意思吧。」

一人一鬼步行到市鎮邊緣的夜市,正值盂蘭盆節,有放河燈的活動,夜晚的水面上漂浮著許多河燈,十分美麗。

路曦跑去買了兩盞。

「小姐的願望為何?」方鈺有點好奇。

「我想想。」

路曦思考了一會兒,就把河燈放出去了,燈隨著水流漂走。

「是什麼?」方鈺又問。

「我希望你投胎順利。」

路曦原本想說,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,不過想想是在夢中,應該無妨,就跟方鈺說了。

「小,小姐........」

方鈺感動得紅了眼睛,隨後也把燈放入水中。

「你呢?」

「小生,希望能再遇到小姐。」

方鈺用細得跟蚊子一樣的聲音說。

「哎。」

路曦打從心底覺得方鈺純情又可愛,忽然湧起一股衝動,想抱抱他,就像要跟好友分別的那種擁抱。

「你包袱裡有針線包嗎?」她問。

「有。」

路曦翻到了破舊的針線包,從裡頭拿出針來,跟賣河燈的小販借了火,烤過消毒,和方鈺走到僻靜無人處,咬咬牙,在食指上扎了一個洞。

「小姐!」方鈺嚇了一大跳。

「沒事,這樣才能碰得到你。」

因為是在夢裡,儘管好像有點瘋狂,可是路曦還是順心而為了,所以又在中指上刺了一個洞,把兩個小洞用力壓出一點血,塗抹在手掌上。

「嘶,還蠻痛的。」她皺皺眉。

「別,別刺了。」

方鈺看得心都揪了起來。

「我也只敢刺這麼小的洞,喏,試試看,這樣是不是可以碰到?」

她把手掌遞給方鈺,方鈺也無暇羞赧了,趕緊試著伸出手握住她,果然能行,就如之前含腳相同。

一人一鬼緊緊地牽著手。

「你摸起來好涼啊。」路曦笑著對方鈺說。

方鈺又高興,又難受。

「小姐為何,為何如此?」

「算是告別吧。」夢醒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了。

方鈺不知該說什麼,只是把手握得更緊,一時之間,想哭又想笑。

兩人都沒有看對方。

好一陣子,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遠處的河,不停有人把河燈放下去,隨波逐流。

人生無法預料,不如順流而行。

雖然沒辦法擁抱方鈺,可是能牽到手也是一樣的,路曦覺得心頭寬鬆了,又起玩心。

那要把握時間逗弄書生。

她曲起拇指,偷偷往方鈺的掌心撓了撓。

方鈺好像還在發呆,沒有反應。

路曦又用中指撓了撓。

方鈺仍然沒有反應,不過臉紅了。

「幹嘛不逃走,不縮小,也不理我?」

路曦繞到方鈺面前,看著他問。

「小生,失禮了。」

方鈺深吸一口氣,拉起路曦沾了血的那隻手,放到唇邊輕吻。

他的手和唇,悄悄顫抖。

出於本能反射,路曦瞬間想抽開手。

並不是因為討厭,而是她發現自己心動了。

對一個將要投胎的夢中鬼心動,是件很傻的事,她可以調戲他、捉弄他,可是,可是..........

根據經驗,在夢裡,不管多強烈的情感,醒來後都會大打折扣,因為人對於捉摸不定的事物,比較不會執著。

心動就心動吧。

方鈺親了很久,路曦都沒動,最後她把手掌貼住方鈺的臉。

「一定要投個好胎喔,你是我遇過最好的鬼,不,最好的男人。」

「嗯。」

方鈺反常地安靜,微微抬高了臉,像是想把眼淚吞回肚子裡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※放河燈或天燈都很不環保,不鼓勵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