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「小卉,我來了...」沙啞的聲音在門外響起。

「你又遲到了啦!」我打開門,生氣地說。

「對不起嘛...」前男友抱住我道歉。

「好啦,算了,今天不跟你計較,明天要準時喔。」唉,我總是很容易就原諒他。

他點點頭表示知道。

「那你要怎麼補償我呢?」我嘟著嘴撒嬌。

「我...我好餓喔...」他摸向我胸部。

我笑了笑,把豐滿的乳房從胸罩掏出來,他像小嬰兒般,饑餓地用力吸吮。

「你今天為什麼遲到?」我微微嬌喘。

「就野狗追...」他口齒不清地答。

他重心一個不穩,把我推倒在床上,顢頇又急迫地將內褲扯到一邊,撲在我的私處舔舐,修長的手指也緩慢進出,雖然觸感有點粗糙,仍舊讓我濡濕不已。

「噢,噢,寶貝!」我抓著他的肩膀喊叫。

「我腿軟了...」他無力地說。

「我來吧。」我把他翻倒在床,跨騎上去。

一邊動作著,一邊看他浮腫但依稀俊秀的五官,我心想,五年來相處從沒這麼融洽過呢。

知道前男友兩腿多劈後,我雇請「專業的」解決了他,心裡頓感輕鬆,夜夜好眠,不再憤怒哭泣。

豈料頭七時他開始入夢,尾七當夜竟搖搖擺擺直接出現在我家門口,直吵著他很餓,自此之後,過了午夜十二點,天天前來。

我其實不太驚訝,因為在他死前,我曾詛咒他今生來世再也無法偷吃。

要吃,只能吃我。

當初付了雙倍的酬勞,囑咐一定要分屍棄在不同處。

頭和腿,看樣子應該是投河了,泡個又脹又白又爛;腳掌嘛,每次都沾了泥土,大概被埋在荒山野嶺,手啊肚子的倒是保存的挺好,腐壞不嚴重,可能被丟在比較乾燥的地方。

結果他每晚都要像樂高組合似地四處拼湊,才能尋到自己的完整屍身回來找我。

「這周末休假,我找個白天去幫你收屍吧。」帶回來埋在後院,才不會每次都給我遲到。

「謝謝...我最愛小卉了...」死掉之後的他變笨了一點,但更乖巧可愛。

「你敢偷溜去找狐狸精,我就讓你再死一次喔。」我警告他。

「怎麼可能...我愛的一直只有小卉妳啊...其他都是逢場作戲...現在變成這樣哪還能找什麼狐狸精...」前男友斷斷續續的說。

講話也不清不楚,大概是因為頭部被從喉管割斷的關係吧,不過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愛情?現在這樣,我很滿意。

「我對你這麼好,你要愛我愛到死。」達到高潮前我對他說。

「我已經死了嘛...」他有點不高興。

幸好那話兒沒被割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※這是2013年舊作,算是有趕上喪屍風?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