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※本文微虐,慎入。下章收費,含劇情+肉,約3200字up。

 

 

 


翠屏醒來的第一個感覺,是後腦杓的鈍痛,因為痛得太難受,她好一會兒才注意到,地上有個髒兮兮的少年,正驚恐地望著她。

「這是哪兒呀......」

周圍都是從沒見過的擺設,從沒見過的裝潢,她半是自言自語,半是詢問少年,卻沒得到答覆。

「娘,別罰阿財,阿財錯了,阿財該死,往後再不敢了!」

少年突然起身跪在地上,朝翠屏連連磕頭,她錯愕得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這孩子是精神異常嗎?為什麼衝著她叫娘?

沒多久,翠屏馬上就有了答案。

她所在的房間裡,有面很大的鏡子,然而鏡裡反映的不是她,是個容貌頗為艷麗的女人,年紀看起來倒與她相當。

「娘可是嫌那西洋鏡太髒?阿財這就去擦乾淨。」

骯髒少年馬上起身,從口袋裡掏出一塊絹布,動作異常熟練地往鏡子抹去。

「不髒啊,那鏡子很乾淨......」

翠屏阻止了少年,少年抽動著眉角,又回來她腳邊跪下。

「你說,我是你娘?那你別跪了,起來坐著吧。」

「阿財不敢,請娘饒了阿財.....」

少年又是一串磕頭。

「你先停下,我,我不是你原來的娘。」

翠屏把自己的推測跟少年說了,她不知為何會頂替這個艷麗女人的身體,所以還需要他的幫助。

「所以,妳真不是娘?」

少年謹慎地問。

「真的不是,我在此地,一無所知,請你幫幫我吧。」

翠屏很誠懇地對少年道。

少年的神情陡然一變,變得極度兇狠,與方才的卑怯大相逕庭,讓翠屏瞠目結舌,而他接下來說的話,讓她更加吃驚。

「要我幫妳,先讓我肏一回妳的淫穴。」

「.......你說什麼?」

「賤人!」

少年突然從地上跳起來,甩了翠屏一巴掌,然後粗暴地壓住她。

一陣惡臭襲來,翠屏幾欲作嘔。

「嫌我臭?叫妳也有今日!」

少年扯開褲襠,露出粗長碩大的陽具。

「等等,你不是叫我娘嗎?怎麼能做這種事?」

翠屏畢竟是女人,少年看起來雖然瘦弱,但也是個半大男孩,力氣比她大太多,她即便驚慌,卻完全無法掙脫。

「這千嬌院裡,哪個龜奴妓女不叫妳娘的!」

少年低吼一聲,便要扯下翠屏的褻褲,長驅直入。

「可我告訴過你,我不是她呀!」

「閉嘴!」

少年扼住她的脖子,不讓她說話,氧氣慢慢從翠屏的肺裡消失,就在她痛苦得以為自己要死掉時,少年放開了手,翠屏回過氣嗆咳著。

「如果,如果你一定要我跟你做那種事,才肯幫我,能不能,跟我說原因?不,你不想說就算了,那至少我們都洗個澡,舒,舒舒服服的做,好嗎?」

翠屏不敢再刺激這個喪心病狂的少年,儘量溫和地說。

「妳別想耍什麼鬼主意,只老子往外吼一聲,對底下的人證明妳不是她,他們就會來把妳給姦了,姦完後就丟給嫖客玩弄。」

少年威脅道。

「我知道,我會乖乖的。」

她從來沒想過,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,竟然要對一個孩子低聲下氣,可是經過剛剛的暴力對待,順從大概才是明智之舉。

「妳喊人來,說要三大桶熱水,老子好久沒好好洗澡了。」

在少年的指示下,果然她一喊,就有兩個壯丁陸續搬來澡盆和熱水。

「娘可還有別的吩咐?」壯丁們恭敬地問。

「沒,沒了,你們下去吧。」翠屏支支吾吾地回答。

原來這個原身,竟然是個老鴇........

不等她想完,少年就過去栓了門,把全身脫得光溜溜,露出又黑又臭的身體,跨入浴桶裡。

「過來幫老子刷洗。」他冷硬的命令。

翠屏只好靠過去浴桶旁,照少年的指示替他服務,水很快就變黑了,換了第二桶水,也還是混濁的,但少年白皙的膚色漸漸從汙垢底下出現。

到底多久沒洗澡了?翠屏暗自心驚。

等到少年從第三桶水中泡完起身,翠屏才看到他瘦弱但精實的身材,浴後的肌膚白裡透粉,身前身後都有大大小小的新舊傷痕,但翠屏完全沒有心思研究。

「妳用老子洗過的水洗。」少年不容拒絕地命令。

翠屏遲疑了幾秒。

「嫌髒?老子連妳的洗腳水都喝過,叫妳洗老子洗乾淨的水怎麼了?」

少年捏住翠屏的下巴,那種痛到快碎掉的感覺,讓她馬上點頭同意。

她背過身體,要除去衣物。

「站過來,慢慢脫給老子看。」

在她脫衣的過程中,少年始終目不轉睛盯著她,眼光裡有鄙夷,怨恨,同時又有絲渴望。

「奶子真大。」

少年出手用力抓住她的乳房揉了兩把,翠屏不敢喊痛。

「妳果然不是她,老子平日若敢這麼做,早被她一鞭子抽死了。」

少年往浴桶方向推了翠屏一把,她乖覺地進入桶中。

老鴇的身體略為豐腴,但凹凸有致得讓人忌妒,不過翠屏只是速戰速決地洗完,無暇欣賞自己這具新皮囊。

「過來給老子舔雞巴。」

翠屏一步一步,往少年踏去。

「走快點!不願意?由不得妳!是誰說要舒舒服服的做?妳是想舔一根雞巴,還是舔十根?」少年又出聲威脅。

翠屏只好走到少年面前蹲下,用雙手握住他翹起的陽具,張嘴含住那看起來很青澀,尺寸卻很威猛的龜頭。

「林麗娘,妳這騷貨!」

少年粗喘著氣射在翠屏嘴裡,翠屏沒膽吐掉,只好吞下去,趁少年還沒回神,倒了桌上的茶水喝下,沖掉喉間黏糊糊的惡感。

「哈哈哈!」

少年突然爆出一陣大笑。

「妳可知道,妳天天喝的茶水裡,都有我吐的痰?」

連精液都吃了,痰......翠屏連反胃都懶得反胃了。

「阿財,你剛剛說你叫阿財是嗎?」她問。

「妳這賤人不配知道老子的真名。」

「我不管你叫什麼,但我不是那個什麼林麗娘,我叫翠屏。」

她挺起脊梁說。

「老子管妳是誰,妳就是個賤人,要來讓老子肏......」

「給你肏也是肏,給其他龜奴嫖客肏也是肏,我想如果我對剛剛那兩個搬水進來的說我要讓他們肏,然後叫他們殺了你,他們應該也不會拒絕吧?」

翠屏這麼說其實也是賭一把,少年的臉色果然變了。

「妳想怎樣?」

「我只想搞清楚現在的狀況,我們可以好好合作。」

「合作?」

「嗯,請你告訴我,究竟是怎麼回事。」

少年不以為然的冷哼幾聲後,終於把來龍去脈跟翠屏大概說了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