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,盜文必究。

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為限制級內容,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本是兵器譜上排名前十的百年仙劍,自五十年前跟隨劍俠隱居,便未曾出世殺人。

劍俠往生後,他因緣際會得了一絲靈識,又修行數十載,竟能御風飛行,便到處遊歷,很快引來江湖人士追蹤爭搶。

「這劍已有劍神、劍氣、劍識,不是人挑他,而是他挑人了。」有些見多識廣的道。

「他跟隨正道劍俠終身,我們這些外道是沒希望了。」有些搖搖頭看著他,然後依依不捨地走了。

而他,只是好整以暇地看那些人為他打打殺殺,他覺得有趣,又覺得不解,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他一把劍,有什麼好搶的呢。

「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一把劍,這些人搶什麼呢?你說是吧。」有個嬌媚的女子坐來他旁邊問。

他看了她一眼,不自覺地紅了臉,喔,嚴格說來,是他的神魄紅了臉,劍體自然沒辦法臉紅,只是劍穗微微抖動。

劍俠潔身自好,一生癡迷劍術鑽研劍譜不近女色,又低調正派,即使紅粉知己也都是端莊秀慧,從未有這等妖嬈艷麗的女子近身,她身上散發一股若有似無的邪香,惹得他心蕩神馳。

「你真俊俏。」

她用柔軟的指腹隔著劍鞘撫摸他,他感到癢,癢,渾身都癢了起來,鑄劍師也好,劍俠也罷,所有碰過他的人都是男子,雖然愛惜他,但指腹粗礪,哪裡能跟她比?他真想出鞘讓她用那雙白嫩的手撫遍他的劍身,那感覺必定很銷魂......

「跟我走,如何?」

她用嬌嫩的雙唇靠近他的劍柄耳語,還吐出濕潤的丁香小舌舔了舔他,他無法控制地輕顫起來。

若沒有他的臣服,劍是無論如何不可能出鞘的,奪了也無用,他覺得她就是他的有緣人,於是他跟她走了,沒人料想到這把名劍就這樣跟了主。

不料,沒多久後他就發現,她是個採陽補陰的女魔修,需要在採捕時心無旁騖,所以才來把他這把仙劍給騙去,好在她辦事時護守。

或許也不能說是騙,但凡公的,沒有不被她媚術所惑,所以他也是心甘情願,但配戴在她柳腰那神魂顛倒的感覺過去後,他就看到她用一模一樣的手法,簡簡單單勾引了許多男子。

夜復一夜,男人喘息衝刺,她嬌呼迎合,纏綿的一幕幕在他眼前上演。

本來他只是把劍,也不曾有太多綺思,但與她朝夕相處,開始作怪,不是在從床柱的掛鉤上掉下來,將男人嚇萎,就是錚錚作響,弄得交合中的男人心神不寧,他看那一個兩個三個男人光著屁股落荒而逃挺高興的,可她卻愁眉不展。

「這可是怎麼了?剛帶回來時不都好好的嗎?」她問他。

他不喜歡看到她這樣的表情,但也不喜歡看她與那些男子親密,便發出劍吟,她竟聽懂了。

「原來如此,劍....劍哥哥,劍郎君,你怎地這麼傻?你每日伴我,寸步不離,他們卻只是我用過就丟的工具罷了,哪能放在一起比。」她嬌嗔。

就沒有別的辦法嗎?他又問。

「我修這門功法,若不持續採捕,會反噬經脈的。」她一反勾魂攝魄的媚態,認真地對他解釋。

他想了想,便要求自己也要有相同待遇,每次她與他人苟合後,要洗淨身子,與他共寢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!」她欣喜地道。

於是之後他夜夜被溫香軟玉包圍而眠,幸福樂意中又有種說不出的不滿足,有時晚上便不安分地在她懷裡微晃。

「劍郎君,睡不著嗎?」

她像是察覺他的躁動,用手輕緩地撫著劍鞘,他沒睡,但他又不想跟她說話,似乎那躁動正是因她而起。

當他還在試著弄明白自己的煩躁何來時,突然感覺到一陣濕熱,卻是她將他抽出來,用那帶著幽香的小嘴兒親吻他冰冷鋒利的劍身,還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舐著,他雖然震蕩不能自持,但又怕她被劍鋒劃傷,便以劍吟阻止她。

「你現在是不是舒服多了?」她抬起頭問。

他用靈識燃起燭火,看到她的容顏在昏黃中嬌柔順服,毫無平日誘惑男子的艷麗張狂,一時記起平日那些男子的歡好動作,叮得一聲飛劍入鞘,劍柄掉頭抵住她嬌穴輕研重磨,惹得她驚叫連連。

「啊!你想跟我做那事!不、不是不行,可....啊!啊!」

待他進入她身子後,那絲躁意便煙消雲散,原來他是想看她在他身下承歡啊!這晚,他抽插輾轉,她花汁浸濕整張墊被,洩了無數次,紅著臉癱軟著身子摟他而眠,他的劍柄卡在她豐潤香軟的乳溝中,入鞘的劍身被夾在她白膩柔滑的大腿間,當真是心滿意足得不得了。

「好哥哥....昨夜你要入死奴家了。」

她翌日又羞又喜地咬了他一口,他感覺不到痛,只有甜蜜。

後來她夜晚與他雲雨,白日也會愛憐地親吻他,還精心保養照顧,他也將她的安危擺在第一,從未讓任何人傷過她,這樣的日子過了十年,她突然打包行李揹著他踏上旅途。

我們要去哪?他問。

「我要去少林寺尋那《易筋經》與《洗髓經》修練,這些年來總怕打鬥會損壞郎君你,採捕時不願鬧出人命結下怨仇,還要耗時引來男子交合,我實在累了,不如洗去媚功也罷!而且....那些男人沒一個比郎君硬挺,更沒一個比郎君持久,自跟郎君相好後,我已.....」說時眼波流轉,神態溫柔地瞧著他。

他很高興,想抱抱她,可是自己沒有人身。

「奴家抱郎君也行。」她把他從背上拉來前頭,摟入懷中。

是否該入妖界去修個人形出來?

「奴家喜歡郎君這模樣,化不化人都行,但奴家不想跟郎君分開,到哪都一起。」她嬌滴滴地道。

好,到哪都一起。

他用劍柄摩娑她的嬌唇,像是與她相吻,溫存一陣,又整裝上路,他們的歲月很長,以後的事情慢慢再想就好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Queen的18禁肉文小天地

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